營收越發式微,巨人網絡游戲“征途”難再

營收越發式微,巨人網絡游戲“征途”難再

11月4日,對于巨人網絡來說是三年苦熬結束的一天,也是讓巨人網絡陷入無望的一天。巨人網絡三年精心謀劃,自身市值從1577億元跌至如今的350億元左右,一直想要以收購的方式抓住救命稻草以色列游戲公司Playtika,最后還是未能如愿收購該公司,終止了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事項。

收購一家公司對于當初風光回歸A股的巨人網絡不算是難事,但巨人網絡現在的營收越來越式微,恐怕難再現重回巔峰,大舉收購。

日前,巨人網絡發布了2019年Q3財報,巨人網絡實現營收人民幣6.4億元,和上年同期相比同比減少了27.29%,剔除去金融業務的影響之后,同比下降5.2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僅有人民幣2.1億元,同比下降了24.59%。

從2004年創立至今,巨人網絡的征途仿佛陷入了迷茫的狀態,節節退敗,再退恐怕就退無可退了。

夢碎大洋彼岸

Playtika擬尋求海外上市,這讓巨人網絡收購夢一朝破碎。巨人網絡近幾年的日子并不好過,當終止重組的消息傳出之后,巨人網絡橫盤的股價持續走低,11月4日巨人網絡收盤17.95元/股,股價下跌了2.76%。

由2016年10月以305億元的高價收購Playtika100%的股份,到今年七月份的更新收購方案,從發行股份變成現金收購,收購標的公司Alpha回購交易完成之后,巨人網絡持有42.3%的股權,共要支付總額不超過110.977億元的費用。

除了巨人網絡之外,在收購之路上參了一腳的還有弘毅投資、中國泛海控股集團、云峰基金等財團。歷經了審核暫停、申請文件調回、收購方案多次修改、審查被叫停,拉鋸戰持續了三年,史玉柱在圈內一眾好友的支持之下也沒有能夠如愿。

在重大資產重組事項終止的消息傳出之后,巨人網絡仍然表示會尋求其他的更加合適的方案對Playtika進行收購。為什么一個在吳曉波眼中“靈魂和身體都死過的人”——史玉柱,這么執著于對一家海外游戲公司的收購呢?

究其原因,一是Playtika的收入和巨人網絡日漸式微的營收相比,仿佛一只現金奶牛。

作為定位于休閑社交棋牌類的游戲公司,Playtika的棋牌游戲運營收入十分的具有誘惑力,就其公司公布的近兩年數據分別來看2017年為營收77.10億元,歸母凈利潤為18.92億元;2018年的收入為99.72億元,歸母凈利潤為24.15億元。

和該公司巨大的盈利能力相比,巨人網絡的營收顯得相形見絀。根據巨人網絡財報數據,2017年巨人網絡實現營收 29.07 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 12.90 億元;2018年營業總收入為37.8億元,凈利潤為12.02億元,值得注意的是巨人網絡2018年的總營收里,帶來增幅的部分是收購的金融平臺而非主營的游戲業務。

原因之二,Playtika除了是一只能夠帶來巨幅營收的龐然大物之外,巨人網絡更看重的是其在海外的發展。Playtika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數據,把握游戲受眾特性,推出符合玩家需求的熱門游戲。目前其具有超過2000萬月度活躍用戶,而且在美國、加拿大、日本等地均有研發分部。

目前國內政策監管和網絡游戲行業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很多游戲公司將目光放到了海外市場。但是這其中存在著文化、經濟環境、政策的區別,對于本土游戲的出海,一時之間很難能在海外取得效果。

2017年《王者榮耀》海外版《Arena of Valor》在北美地區正式上線,騰訊在上線之初更是重金買下DC版權,在游戲中加入蝙蝠俠、超人等角色,但還是不能避免游戲在海外遇冷。今年5月份,騰訊取消了原本關于海外版游戲的計劃,并且解散了《Arena of Valor》的歐洲與美國的游戲營銷團隊。

海外市場充滿著未知的變數,而能夠直接收購海外原有大量玩家基礎的游戲無疑是最佳選擇10月30日資深游戲人劉義峰加盟巨人網絡,擔任其海外發行副總裁。巨人網絡原本將對海外市場的期望放在了Playtika上,現在已經變得希望渺茫。

無論是營收能力還是發展前景,Playtika對于巨人網絡都有著巨大的吸引力。所以三年來幾經波折,巨人網絡也不愿對其放手。但是現在巨人網絡能收購Playtika的機會已經渺茫,三年苦心一朝夢碎,巨人網絡海外受挫,國內的主營業務游戲難有起色,才是巨人網絡焦慮的源頭。

巨人“征途”的老化與新生

2003年逐漸從負債2.5億元低谷中走出的史玉柱開始沉迷于網游,商人本能的敏銳,讓他把目光放在了游戲上。時隔一年史玉柱找到了《英雄年代》的開發商,經過一年時間醞釀,推出了一款“永久免費”而且提出“公測之時不刪檔”的端游——《征途》。

巨人網絡當初靠著《征途》系列游戲風生水起,在眾人以為是輝煌的起點時,不料卻是巨人網絡的終點。

1.囿于“征途”

2006年《征途》一經正式推出就引爆了游戲行業,公測當天最高同時在線人數突破20萬;2007年《征途》突破在線人數100萬,繼《魔獸世界》全球市場和《夢幻西游》中國市場之后,全球第三款突破在線人數超過100萬的網絡游戲。據征途公司內部透露,游戲推出的前五個月,銷售收入已經超過了1億元,平均月入2000萬。

《征途》前所未有的成功,讓巨人網絡如愿以償得在美國紐交所敲響上市的鐘聲,史玉柱的身價也隨之突破了500億元。

早年巨人網絡靠著《征途》游戲撐起了一片天,但巨人網絡后續乏力,推出的游戲當中并沒有能夠分擔《征途》肩上的重任。導致在網絡游戲這條賽道里,諸如騰訊、網易之類的后起之秀直接蓋住了巨人網絡早期的光芒。

巨人網絡2019年上半年的財報顯示,巨人網絡推出的《征途》和《仙俠世界》系列游戲,受到端游整體放慢的影響,實現營收僅有5億元,同比減少4.52%;而且移動端網絡游戲同比上升只有1.12%,實現營收7.42億元,在游戲業務里的占比提高至57.56%。

在端游方面,老IP游戲玩法滯后也是巨人網絡的硬傷,《征途》的打怪升級套路明顯已經不再適用于新一代的網絡原住戶,現在熱門的都是諸如《王者榮耀》、《絕地求生》等MOBA類游戲。目前,MOBA類游戲的用戶粘度和營收能力,相比于其他類游戲可以說是一騎絕塵。

在移動端網絡游戲方面,2010年智能手機市場普及,移動端游戲應運而生,可巨人網絡沒能趕上風口,直到2014年才開始布局手游。2015年巨人網絡推出《球球大作戰》,但是在當時已經有了《王者榮耀》等熱門的手游,巨人網絡已經晚了一大截。

除了巨人網絡自身內部沒有及時跟上游戲行業的變化之外,更為致命的是市場并不會等著巨人網絡姍姍來遲地反應過來。和騰訊、網易等游戲巨頭相比,網絡巨人已經難以望其項背。

根據艾瑞咨詢給出的數據,2019年Q1中國網絡游戲市場份額中,騰訊以絕對優勢占到了51.53%的市場份額位居第一;網易則以17.45%的占比達到了第二;而相比之下巨人網絡僅有0.96%的占比,這對一家主營游戲業務的老公司不能不說是沉重的預警。

2.前途未卜的新“征途”

如今在游戲征途上備受擠壓的巨人網絡,對于原創優質IP的重視和開發可以說是不余遺力。《征途》游戲同名改編電影的推出,以及和電影相關的聯動計劃,征途電影之夜、征途玩家嘉年華等線下活動預熱,還更新了“國戰電競”的新玩法,為《征途》注入新的活力。

作為一家主營游戲業務的老公司,巨人網絡仍然具備著大量的優質資源。巨人網絡本身擁有的《征途》、《仙俠世界》、《球球大作戰》等經典IP存在著大量的用戶基礎,《球球大作戰》的注冊用戶累積達到了5億。巨人網絡優質IP潛在的市場還沒能被完全挖掘,重視自身資源研發,相關影視制作、娛樂項目投入等開發繼續加持IP的重量,實現IP價值的最優化,是改變單靠游戲續命的關鍵。

與此同時,經過政策的調整之后第一批過審的游戲版號在2018年12月29日公布,讓重壓下的游戲行業得到了喘息的機會。根據艾瑞咨詢《2019年Q1中國網絡游戲季度數據發布研究報告》的數據,2019年Q1中國網絡游戲市場規模達到679.2億元,環比上升6.4%,同比增加5.6%,是近兩年中的巔峰。

游戲行業壓力得到緩解,而巨人網絡也抓住了機會。在巨人網絡Q3的財報披露,歷時兩年研發的《帕斯卡契約》預計將在2020年初上線運營,《綠色征途》的手游將在11月21日正式上線。曾經為巨人網絡創造過突破2242萬人注冊,月收入過億的《街籃》也獲得版號推出了續作《街籃2》。

除了自身產品推出,巨人網絡還與許多知名IP展開合作,像國民級動漫IP“龍珠”、“犬夜叉”等。結合經典IP原有的知名度和龐大受眾,精品游戲的產出可以帶動相關周邊的制作和游戲線下相關活動的舉辦,形成IP的完整產業鏈。

盡管巨人網絡在努力追趕行業的腳步,但是一系列游戲的推出能否讓曾經輝煌的巨人網絡再出現大眾的視野里,仍然是個未知數。

金融與醫療之殤

在主營的游戲業務收入日漸出現頹勢的情況下,和其他互聯網公司迫切轉型一樣,巨人網絡也在尋找新的增長點。實際上,在巨人網絡回歸A股時,首份財報中就將其定位為一家綜合性互聯網企業。在巨人網絡的官網上對于自身業務的描述,除了互聯網娛樂之外,還有互聯網金融科技、互聯網醫療兩大核心業務。

在互聯網金融科技大浪潮來臨之時,史玉柱也下海做了淘金人。

為了完成與世紀游輪的賭約,巨人網絡在2017年11月下旬,以8.2億元收購旺金金融40%的股權,同時具有51%的表決權。旺金金融的主營業務則是一家名為投哪網的互聯網汽車金融P2P平臺,車抵金融產品占了90%的比重,小額信貸產品占據10%。

零壹研究院公布的《2016年中國P2P車貸百強榜》報告顯示,旺金金融的主營業務投哪網位居第二,是互金車抵細分市場雙極之一,僅次于微貸網。

而巨人網絡2017年年度財報中給出的數據,互聯網金融業務的表現不俗。其為巨人網絡實現營收人民幣3.31億元,營業額在全年的營收當中占比10.78%,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達到2.73億元。

互聯網金融業務迅猛發展還在持續,在2018年半年報里,巨人網絡的營收達到19.99億元,同比增長了42.25%,而其中互聯網金融業務的收入占比31.91%,收入實現6.38億元。同時投哪網累積促成的成交額達到人民幣555.13億元,相比2017年年底的成交額增長了49.76億元,增加了9.8%;注冊用戶高達504.73萬人,對比2017年年底人數增加了45.88萬人,約有10.0%的增長率。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半年報當中,巨人網絡端游的收入為5.24億元,同比下降了10.76%;手游的收入為7.34億元,同比減少5.17%。在巨人網絡主營的游戲業務營收雙雙下滑的情況之下,僅靠著互聯網金融業務一枝獨秀就讓巨人網絡的營收實現了42.25%的增長。

旺金金融為巨人網絡帶來的持續見好,仿佛預兆著巨人網絡互聯網金融業務的成功,史玉柱也在互金路上大浪淘沙盡后,切實見到了真金。

但是讓史玉柱沒想到的是,互金的大浪還仍未淘盡。2018年網貸行業持續爆雷,旺金金融在2018年上半年的收入和凈利潤均出現滑坡,同比下降了9.63%、83.9%。截至2018年11月,投哪網的凈利潤為4300萬元,和當初巨人網絡與投哪網簽訂的協議要求投哪網歸屬母公司股東凈利潤不低于4.5億元還相差甚遠。

而后隨著互聯網金融行業的接連雷潮,相對應的“三降”政策也讓互金行業變得風聲鶴唳,一時之間曾讓人人趨之若鶩的P2P互金行業,變成燙手山芋。各大公司或者金融平臺紛紛為了規避風險,把P2P行業從自身構架中剝離。同樣的史玉柱也意識到危機,以4.79億元的價格將巨加網絡51%的股份轉讓給上海蘭翔商務服務有限公司。

在轉交過后,互聯網金融業務不再并入巨人網絡的財務報表。剝離互聯網金融業務的影響十分明顯,在2019年Q3財報中,巨人網絡實現營收人民幣6.4億元,和上年同期相比同比減少了27.29%,剔除去金融業務的影響之后,同比下降5.28%;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僅有人民幣2.1億元,同比下降了24.59%。

互金行業的探索半途中止,讓巨人網絡再次失去了營收利器。金融不易,而在互聯網醫療上,巨人網絡同樣難行。史玉柱曾靠著“腦白金”從低谷中爬了出來,而如今在游戲業務獨木難支的危機里,拯救巨人網絡的新“腦白金”恐怕一時還難以找到。

2017年2月27日,一家名稱“寧夏公濟醫療管理有限公司”的企業在銀川注冊成功,注冊的資本為1000萬元。而在這家公司的背后,是由上海公濟醫療管理有限公司全資控股,而后者的法定代表人是張連龍,張連龍正是當年風靡市場“腦白金”、“黃金搭檔”的研發人。

公濟醫院的股東是巨人網絡及巨人投資,在天眼查上該醫院注冊的經營范圍為“健康管理咨詢,醫藥科技、醫療器械科技專業領域內的技術開發、云軟件服務,醫療器械經營,藥品批發,互聯網信息服務”等服務。

巨人網絡官網上表明,經營業務范圍包括了互聯網醫療業務。但是在巨人網絡近兩年的報表中,并沒有將互聯網醫療業務的相關經營情況列表。互聯網醫療能否成為巨人網絡續命關鍵,在沒有強有力的數據說明情況下,互聯網醫療業務對于巨人網絡的作用讓人存疑。

金融與醫療業務低迷,巨人網絡三大業務僅剩游戲業務,但游戲業務現在同樣的也是在夾縫中生存。不能及時尋找到劈開荊棘的利刃,是巨人網絡前途迷茫的重要原因。而今在大熱的區塊鏈股市中,巨人網絡能尋得一線生機嗎?

區塊鏈難保回春

隨著政策對于區塊鏈戰略價值的肯定,區塊鏈股市大熱。然而巨人網絡作為一支區塊鏈股,卻并沒有能夠隨著浪潮上漲。

早在2017年巨人網絡就與中民投、華山君德、信發集團等15名發起人共同出資118億元創立薔薇控股。當中,巨人網絡以3億元斥資薔薇控股,在薔薇控股的注冊資本中占比2.54%。

薔薇控股主要是面向金融機構和企業之間搭建合作的橋梁,依靠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等技術,形成“商品金融FinTech”與“供應鏈金融FinTech”的競爭核心,創造“金融、科技、產業”集中一體的產業鏈。

在今年3月份,薔薇控股出現在197個首批區塊鏈信息服務名稱和備案編號名單內。史玉柱對區塊鏈持著期望,曾在微博表明過對區塊鏈的看法:“區塊鏈的技術攻關難度不太大,難在深刻理解區塊鏈思想,并成功應用于各場景。區塊鏈會深刻改變社會,改變公司管理架構。”

盡管巨人網絡是一支區塊鏈股,但是新興的熱潮并沒有能夠讓巨人網絡順利乘上區塊鏈的大船。反而在11月4日發布終止重大資產重組計劃之后,當天巨人網絡收盤17.95元/股,股價下跌了2.76%,在之后股價持續走低。

巨人網絡在Q3財報中提出,再拋10億元至20億元的回購股份計劃,也并沒有能夠提振其股價。區塊鏈恐怕一時還難以成為巨人網絡能重振旗鼓的有力支撐,究其到底還是因為巨人網絡本身士氣不振,各大業務的經營不利讓市場失去了信心。

結語

巨人網絡身軀單薄,各個業務的探索結果不盡如人意。史玉柱和巨人網絡從低谷再起的傳奇,被業內人士皆知。但是多年過去之后,史玉柱重出山林挽救巨人網絡還能夠成功嗎?

這個江湖已經充滿太多變數了。放眼去看網絡游戲行業領頭的大佬們,都在探索多方面出路,騰訊、網易也并非是單靠游戲走到了今天。獨靠游戲救命的時代早已遠去,巨人網絡的“征途”還想繼續走下去,就需要更加強有力的后盾。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

本文為作者投稿到『互聯網的一些事』,轉載請注明出處。

「互聯網的一些事」聚焦互聯網前沿資訊,行業爆料、小道消息、內幕挖掘,關注互聯網熱點事件!干貨分享,提供各種產品文檔、行業報告、設計素材免費下載。官方微信:imyixieshi

本文鏈接: http://www.ubyilh.tw/133875.html (轉載請保留)

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